茶蛋之盐

『BEline』

是我十分喜欢的纯净治愈风T T!完完全全被小小治愈TWT!激动到想要哭泣!!!!!这个窗户的蓝色特别特别好看~\(≧▽≦)/~~~~~谢谢亲爱的sommar小~!!~

Sommar Cellach:

【写给 @茶蛋之盐 的生日贺诗】


窗下


没能等到极昼

遥远的夜色渗透漫长的黄昏

天色像是不会暗去

时间像是永恒


我听见大地在祈祷歌唱

我听见教堂的钟声嘹亮


夜色将至

照耀黑暗的是点点星火

你默祷 你歌唱 你渴望用眼睛重燃昼的灰烬

将歌声和色彩编织成桂冠和坎肩

末了你望着远方 望着我看不见的灯塔


我是光

远方的人们牵挂着你我

远方的鸟儿永远在歌唱



插画是病弱伯贤,和我们美丽的 @茶蛋之盐 太太~

【世勋生日专场】荒诞少年


如同白床单带走了雷梅苔丝。

////////////////////

“世勋啊,你头上的树枝又长了,”花斑纹的小山雀扑棱扑棱地收了翅膀,小心地蹲在了少年头上新长出的一根嫩枝来。它轻轻将少年缠在枝上的柔软黑发啄开,又帮他从头发里挑出了几片落进去的叶子, 细细的声音轻柔地问道,“今天感觉还好吗?”

坐在轮椅里的世勋脸色有些苍白,他的皮肤白皙而带着病态,五官深邃,轮廓的线条却很温和,眼睛因为之前受过伤而微微闭着,不太能睁开。世勋听到小山雀的声音,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他弯着嘴角轻轻晃了晃头上长着的树枝,小山雀仰起脖子叫了一声,会意的飞到了他伸开的手心。

“今天的阳光很好,眼睛和腿好像也跟着好...

【蛋白】愚人(4)

我是个经不起批评的人,如果你骂我,我就跑路🙌

情节纯属胡扯,认真你就输了!

///////////////////////////////
chapter 13

“这次的。”

牛皮纸的信封被“啪嗒”扔到桌子上,封口处的小丑印章似乎墨水用得浓了,线条粘连在一起,糊成一片看不出原貌。

边伯贤两肘支着膝盖,俯着身坐在宿舍客厅的沙发上。他舔了下嘴唇,看了看对面的张艺兴,把信推了过去,“还是你来看吧,艺兴哥。”

张艺兴刚下飞机,行李箱还放在脚边。他微微探身拿起桌上的信封,犹豫着,“伯贤,我的事刚刚也告诉你了,也许,知道了预言也并没有什么用……”

边伯贤低着头不说话,似乎经过了一番很艰难的思...

【蛋白】愚人(3)

如果非要说我有幻想爱豆迫害症,那我也是无可反驳的。(摊手)

剧情纯属胡扯。认真就输了。

///////////////////////////////////////
chapter 8

清晨的饮品店客人稀少,胖乎乎的老板也是一脸困倦的样子,咧咧歪歪靠在收银台上。

“老板,两杯冰水,谢谢。”

边伯贤压了压帽檐,偏着头对问站在后面的张艺兴:“艺兴哥,冰水没问题吧。”

张艺兴点点头,“我随意。”

两人各拿了碎冰当啷的玻璃杯,在店里挑了一个不起眼的靠窗角落坐了下来。

时针刚过六点,整个首尔市还没有从梦里完全醒来。干净的玻璃能很容易的看到店对面的十字路口。红绿灯早已勤奋的亮了起来,时不时...

宣誓为骑士。
为你。
千千万万遍。

胖友,嗑糖伐?

从推上恬着脸存的!

【蛋白】愚人(2)

事实和时间线在这里是随意组合的。。。并不是完全按照现实时间来的。。

/////////////////////////////////

chapter 4

“医院正门都是记者,暻秀哥说从侧门进去。”世勋挂了电话,压低了自己的帽檐,又把车座上的帽子递给张艺兴,“下车后哥走快点儿,有记者问也别回答。”

张艺兴点点头,跟着世勋从另一侧下车,很快就有眼尖的记者看到了他们,啪着闪光灯围了上来。

“请问KAI摔下舞台是意外吗?是不是主办方场地问题呢?”
“有人说是KAI本人过度劳累导致失足,请问你们同意这个说法吗?”
……

这是专门针对他的华语问题,还有韩语和英语的他没听清。

张艺兴推开伸到脸前...

【蛋白】愚人(1)

是嘞这本来是愚人节文来着因为太懒没赶上。。

本来想一发完不过看着似乎有点长。。

现实背景。BE。

////////////////////////////////////////

chapter 1

“暂时休息,去洗手间的快点回来,十分钟后继续录制。”

女经纪人穿着得体优雅的黑色西装,朝着化妆室的人四散的艺人喊完,又继续对着还在通话中的手机严肃地交谈。

化妆间里妆容精致的男孩子们三三两两随意站着,摆弄着自己的发型和服装,有一搭没一搭说接下来录制的节目内容。

旁边候着的年轻的化妆师姑娘赶忙上来补妆,她应该是第一次跟如此当红的团,脸上有明显的紧张,沾满粉料的海绵颤抖着在张艺兴脸上扑...

【蛋白/开车】漂洋过海

诶嘿点我


诶是的……大家都懂……漂洋过海去睡你嘛……

在LOF上混迹半年多有了三百的粉丝整个人都高兴到癫狂!!

觉得我还是要诚心回馈一下好心的小仙女=v=

点梗你们这种年轻人的套路跟不上啦……于是偷摸摸写了肉文,勉强算作……福利?……

诶嘿第一次开真人cp车好羞耻嗷嗷嗷【捂脸】

有点恶趣味,所以纯洁的小仙女请慎重啊……

真的好羞耻嗷!

【蛋白】我们的目标是搞事!搞事!!搞事!!!

最近脑洞多得惊人!( ͡° ͜ʖ ͡°)✧

想尝试写系列文!

没错这个系列就叫心理病系列。

六重表现。各种背景来回穿梭,有黑化也有治愈哦!(●'◡'●)ノ❤

老张中心。蛋白线。偶尔有全员~😉

——————————————

『心理病系列』

💋一·迫害形态

《九分之一》(已完结)

💋二·束缚形态

《蔷薇花冠》

你虽然头上带着笼子,可是笼子很小还透明,你什么都能看见,又哪儿都能去,你不还是自由的吗?

💋三·欺骗形态

(偶扑音乐风云榜事件)

就是有位Xback说的,这次颁奖,粉丝为名,主办方为利,只有老张是为

【蛋白】九分之一

『心理病系列·迫害形态』

黑暗致郁向。

感情是蛋白线。

//////////////////////////////////

我叫张艺兴。

我不知道这是哪儿,但我必须跑,跑快点。

有人在追我。

这之前一定发生了什么,可我想不完整,只记得几个模糊的片段。一定是我上次清醒时的那场车祸造成的。

这不是我第一次醒过来,但是我醒来的次数并不多。

这里的路好多,有大有小,宽宽窄窄,但都朝着一个方向——不行,来不及多想了,我必须往前跑。

追我的人一开始有八个,然后是五六个?三四个?我不确定,但是现在,只有一个。

XIUMIN,SUHO,Baekhyun,Chen,Chanyeol...

【杂文】本色无须自愧

恋童咋的啦!!

////////////////////////////////

在这之前,我犹豫过很久,准确说,是非常久。这注定是一个风口浪尖上的话题,所有发声的人都难以全身而退。

这件事最为直接的导火索是微博上的“奇文共赏”,大概的内容是人贩子绑架其他孩子,砍手砍脚,取悦自己有缺陷的女儿。一种畸形的父爱,经作者之手,这个人贩子得到了一部分读者的同情,甚至于喜爱。于是其他的声音来了——你这是在变相洗白人贩子。

之后自然不用多说,微博上两方怼得不可开交,如果说得文雅一点,甚有当年鲁迅先生与其他派别论战的气势。

这种事当然不是第一次发生。我第一次见到,应该是在lofter首页上,一篇反...

【蛋白】THE MASTER

所谓的“大师级”。

////////////////////

1.
每年冬季的时候,我都会来雷克雅未克,一个人。

靠近北极圈的冰岛有着最漫长的冬日和最短暂的白天。我总是在入冬之后的第一个礼拜六出现在雷克雅未克的机场,当然,对于我来说,我不关心极光,也不关心温泉,更不关心维京人带过来的冰岛马——我喜欢这里棕红色的屋顶,纷飞的大雪,冷漠无情的北极狐,和漫长到令人乏味的黑夜。

黑夜很长,足够我想清楚一些事情。

不久前,旅馆的服务台打来电话问我需不需要夜食,我犹豫了一下,要了一杯摩卡咖啡。我应该不会困,但是以防万一,我还是需要些东西提提神。

我来之前,刚刚出席完Lay的死亡仪式。——不得不承...

懒得去,阿拉比

在人漫长的一生中,有些日期是可以预见的,有些则不能。比如你不会知道哪天邂逅未谋面的爱情,哪天看到最爱的电影,哪天出现生命中的意外,哪天会死去。以及,哪天会突然想要死去。

当然,大部分的时候,痛苦的事情发生的概率总会比好事发生的几率要大,就好像丢掉钱包总是比遇见真爱发生得更加频繁一样。

大概正是因为这是生活的本质,所以人们在快乐中不由自主的失去灵魂,而在痛苦中却常常能把灵魂雕刻成艺术品的样子。

有些人挣扎在痛苦之中,有些人故意寻找痛苦。快乐成为他们避之不及的东西,而痛苦则成为了唾手可得的毒品。痛苦对于麻木的人生,就好像线虫蠕动在神经元上,没顶的快感。

吸毒的人不会长寿,同样的,以痛苦作引...

【主蛋白/灿嘟/橙包】锥朝纪事(2)

一日多更的目标!

//////////////////////////////

3.

边丞相斜着身靠着台阶上的柱子,笑得唇红齿白人畜无害,“走啊走啊,去张将军府邸对面的那家酒楼怎么样?我请客。”

张将军看着边丞相的笑突然觉得牙疼。

当然最后张将军还是跟着边丞相去了,吃饭的地方离家近是一个原因,不用自己掏腰包是更重要的一个原因。

将军府离得宫门不远,主要是先皇考虑到这样救驾会比较方便,并不是因为其他大臣趁着将军出征的空档抢完了好地方,只剩下了这里。

主要吧,离皇宫太近的话,皇上在阳台上站着遛眼儿就能看到你在家院子里干什么,这没干什么还好,那万一干了什么,比如和夫人酱酱酿酿一下,还被...

【主蛋白/灿嘟/橙包】锥朝纪事(1)

主线蛋白。副线灿嘟。橙包。有轻微灿白向~

小甜饼风。本来拒绝小甜饼的TTT但是最近比较艰难突然就爱上了小甜饼hhhh

也是有栖霞剩山君的宫斗篇和之前舍友脑洞的诱发~

具体历史细节因为并不准备考据,所以不要认真!!大家乐一乐就好><

////////////////////////////////////

1.

上个月,锥朝第六十四位皇帝灿烈登基了。

大金尚书很头疼,小金尚书很头疼,张将军也很头疼,因为他们都被先皇托孤了。

先皇生前独独钟情皇后一人,三宫六院除了椒房殿全空着。为了让皇后彻底放心,先皇身边连个宫女儿都不敢用,清一色全是太监,还全是老太监。

婚后不久,皇...

【边伯贤安利/燃向快剪】THE SALT OF EXO(克罗地亚狂想曲)

B站链接


用了男神的狂想曲做了快剪TTT咸宝宝真是每一帧都美到哭泣TTT心空空


the salt of the earth的典故一直很喜欢,正好盐咸一起,所以偏爱了这个名字。


咸宝宝全世界最可爱!!


【迷妹长评】写给栖霞剩山《昨夜星辰》

!!我有现代汉语口语上的行文障碍!!

来自一个迷妹的长评投稿~~~~叫我实力山吹~~~~

  @栖霞剩山 

原文在这里:《昨夜星辰》   是嘟兴~

太太快接受我的表白~ 

喜欢了山山太太这么久,终于给太太写了长评!!

《昨夜星辰》的原名应该是叫《子时》,当时太太说的是,子时是一天当中最黑暗的时候,可是马上也就要迎来了光明。然后我的私心的话一直把这篇叫做《子时》。


关注了太太很久,太太的文基本都有在追,因为某次勾搭上了太太之后荣获VIP待遇,更新之前会提前看到,不能言说的幸福.jpg 可是太太真的...

【蛋白文】丙申年年终总结

猎奇的用农历做年终总结也是没sei了吧!!


恩2016年8月的时候开始喜欢老张,然后通过老张知道了茶蛋,为了给老张组CP找到了白白,于是我就换墙头了变成了贤骑……【二哈】

所以,坚定的蛋白党不动摇!


在LOF上认识了两个朋友 @Sommar Cellach 和 @栖霞剩山 ,真的是饭上 我茶蛋之后很开心的事情啦!


其实大概还是比较执拗“文以载道”这样古板的想法,明明很认真写的文却基本没有小红心心也是很痛了!QAQ


不过在这个小甜饼的天下,我还是要坚定地写着完全看不到前途的BE!!


真的很谢谢曾经看过我文的宝宝...

【蛋白】万众狂欢

巫师盐蛋×影子盐白

咧咧是前男友出场,带了妮妮玩~

今年的最后一发刀片儿~

/////////////////////////////////

肮脏,这真实的肮脏。

——————————————————————

1.

木质的圆筒啤酒杯在油腻的桌上整齐划一地敲出“吭吭”的节奏,震得壁炉里的火苗也在颤抖。

 

 “玫瑰掉进火里燃烧

乌鸦唱着丧歌起飞

让月亮变成灰烬

烧死恶巫   烧死恶巫

一切属于教父和圣徒!”

 

众人围着木桌,眼神直直盯着前方,如同丢了灵魂,嘴里不停地重复合唱这首简短而神秘的歌...

『Sal_Planetarum』

蛋白偏白。

行星偏盐。

2017偏咸。

'ㅅ')/❤

233333333莫名的开心。
我的白白是exo之盐(*/ω\*)

光影人生:

The Salt of the Earth   地球之盐

塞巴斯蒂安·萨尔加多,巴西纪实摄影大师

这部纪录片我分了几次来看的,目前还没有看完。

盐,人类生命的重要因素,地球之盐,不必多说

那些黑白影像,那些饥荒,战乱,环境破坏,,,每一幅作品,我都想留下,会永远震慑人的心灵,让你我感到渺小,不再因为身边事而愤怒,

2015年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还有戛纳、凯撒、戈雅等众多电影奖项。

摄影师,你可以拍虫子和花花草草,你也可以关注周围的人类生存现状,

可以拍模特,也可以去拍饥饿和病痛。关注什么决定你的视野在哪里,

别浪费了手里的机器和镜头,

在未来,当一个青年用电脑检索饥饿、贫困、战争、死亡的字眼时,这样伟大的摄影师的作品比较引导他好好审视自我在这个世界的价值。

当然,谁来引导这个青年去检索这些也很重要。

我的相机在书房沉睡有段日子了,很惭愧。



(*/ω\*)一起发个狗粮233333333在想这个魔幻现实主义的54飞起来全文什么时候放出来呐~

Sommar Cellach:

和 @茶蛋之盐 一起填完的一份问卷! 圣诞节发一波狗粮吧~

问题七中的故事请见之后的长微博 - 小盐太走心了写的好长排版放不下 >.< 

而且因为我现在离开了学校, 在德国东部萨克森州的家中, 没有扫描仪也没有一盏好的工作灯, 插画完成后已经天黑了只能等明天才能拍照咯, 谢谢等待!  *九十度鞠躬*

祝大家节日快乐!

【蛋白/全员】『圆桌骑士Teaser』山海冢往事

蛋白线为主的全员向~~

只是预告啦。。人都没出来全~~也算是考试期的一个摸鱼~

除了蛋白我居然不敢打其他tag【二哈】

未来/机甲/骑士向~请避雷(*/ω\*)

/////////////////////////////

海面辽阔,时时有鲸歌。

海天相接之处,夕阳尚未完全沉下,红色的余温铺在旷海上,丝丝缕缕的颜色,一边向更深处延伸,一边缓缓地消失着。

海域很大,就会很安静,除了海风呼呼,就是海浪涌到脚下的声音。如果鲸鱼游过,也许还能听到鲸歌——来自旷海深处的,古老而肃穆的歌声。

旷海上有一座岛,名为古鲸岛。

它是一副巨大的鲸鱼骨架,也是这片海域中最古老的东西,经过了亿万年前的...

【人间多情番外】半刀春色

一个作文字数的不走心番外hiahiahiahia

///////////////////////

长安道上有一位善恶使,善恶使有一把刀。

那刀长有三尺,宽有一寸。细面,通身漆黑,刀刃上隐约刻着金色的睚眦暗纹。

不寻常。

据说,善恶使原本是两个人,双生的兄弟,分别掌管善恶。

善使眉目俊秀,待人温和。恶使面色凌厉,不近人情。

后来,恶使错判了生魂,善使愤然离开,消失不见。那之后,恶使便给自己铸了一把刀。

——以长安道上的相思芯木为铁,相思豆水为淬,再取一两怨愁,两盏恨酒,添三枝枯花,佐以五钱苦雨,加入贪嗔痴妄,人世百相,才铸就了这么一把刀。

能评判人善恶的刀。

来到...

【蛋白/红银】人间多情(4)


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然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

『第五章   慧极必伤』

年末。月至死魄,人间落雪了。

阴间也跟着下起白鹅毛来,铺了满路,纷纷扬扬的,不肯停。

还是黑色的界水,还是白色的长安道。黑白之间,还是那个红色的人。

红官撑着把月白的布伞,站在渡口,静默地看着黑黢黢的河水。他清俊的脸苍白得近乎透明,漆黑如墨的眼睛低垂着,眉宇之间还隐隐泛着灰。

风大了,卷起了细小的雪粒,他有些畏寒得将手拢进了袖子里,背着风轻咳了两声。

今夜是人间的除夕。红官又抬眼看了看,界水上一片死寂,半点动静也没有。除夕是一年...

【蛋白/红银】人间多情(3)

要考试了QAQ赶紧填完QAQ

////////////////////////

『第四章   万鬼歌哭』

阴间有天地二河。一水俯地,一水横天。

天河通宇,连的是人间阴间,地河通宙,贯的是往日今日。

两河之间,是巨大的息魂柱。

息魂柱很高也很粗,以勃然的姿态屹立着。它的柱底深深的插入地河水下,而柱顶则将天河高高地托举到上空。

它托顶阴间两河,就像不周山撑开天地一样。

息魂柱的顶端对称地连着两条长长的栈桥——一条向下接引从界水而来的生魂,一条向上通往天河之上的人间。

红官和王银正站在向下的这条栈桥口。

他们已经离开柜木地界很远了。柜木的歌声和幽绿的萤火被留在...

【蛋白/红银】人间多情(2)


word天我简直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勋开是分别是善和恶两个人这个真的看不出来吧QAQ,闷头撞进冷cp。。

我的老张越来越有人气儿了对吧QAQ。。。

word天。。QAQ
///////////////////////////////

『第三章   柜木』

走出了长安道,天色已经很暗,也几乎看不到人了。

侧旁没有了长明灯,路也看不大清。红官从袖子里摸出了张画了朱砂的泛黄符纸,两指微微一捻便撮起了一道亮眼的火苗。

王银脱口惊叹道:“好厉害!”

红色的火苗照亮了他的下巴,却把眼睛隐没在黑暗中,他抿了抿嘴:“生前摸黑的时候多,到如今,居然还记得这些雕虫小技。”

王...

【蛋白/红银】人间多情(1)

古风向。。
阴间。。
HE。。
请避雷哦。。
会带九只中的个别玩。。不过感觉不好带2333,于是只好看手缘´_>`

////////////////////////////////

『楔子   红官』

“叮呤——叮呤——”

弥漫着白雾的水面突兀地响着招魂的铃声。

水雾很薄,也很白,丝丝缕缕的,缓慢地蠕动在水面上。夜色沉沉,雾中渐渐走来了一方窄小的船。棕木的船身。侧边是繁复交叠的花纹。挂了两只古朴的青铜铃铛。

微微翘起的船尖颤巍巍地悬着一盏红灯,晃晃悠悠,看不见执灯的人。

无面的渡者立于船头,斗笠压得低低的,撑一把长长的篙。每走一段路就用长篙轻轻地碰一...

【蛋白】BALIKY(4)

三观不正。

完结篇!

//////////////////
6.

Lay在很小的时候,记得爷爷奶奶曾说起过,人类的语言和声音是带有神秘力量的,尤其是当它代表着一个人的名字时。

Baliky,自从他近乎迷幻的念出他赋予Bay的新名字,有些事情好像真的不一样了。

“Lay哥,我想要游戏碟。”

Bay大大的分开双腿,面对面跨坐在Lay腰上,他只穿了一条睡衣短裤,细长的胫骨故意压在Lay的手腕上,上衣惯常的耷拉出肩膀,纤细的下巴抵在他肩头,一前一后的摩擦着。

“不行。”

Lay有些不自在的别过头,把肩膀上毛茸茸的小脑袋推开。

Bay不乐意的鼓起腮帮,睁大了眼睛凑到Lay脸上,小嘴嘟起来...

© 茶蛋之盐 | Powered by LOFTER